• <bdo id="k662k"><center id="k662k"></center></bdo>
    2022年08月19日
    當前位置: 首頁 > 文化 > 伏牛 > 正文

    為春天掌燈

    來源: 發布日期:2022-04-20   打印

    □華之

      一念及春,抬頭,便看見白玉蘭。

      在花界,白玉蘭絕對屬于傻白甜系列,燈盞一樣的花朵,玉一樣瑩白的花瓣,花托有時還夾雜著幾縷夢幻紫,又是小女兒心性,每年按捺不住,總是早早守在季節的門檻熱烈眺望,忠誠、貞靜、甜美,像癡情守望的愛人。

      小區門口就有兩棵玉蘭,一樹純白,一樹淡紫,許是向陽的緣故,二月剛過,就施施然捧出滿樹花苞,頎長、碩大,像從天而降的花燈。樹下來來往往的人,穿棉衣的,穿單衣的,騎小鹿單車的,開著汽車搖下車窗玻璃張望的,大都會有一點異樣和好奇:春天這就到了?

      我屬于每年棉衣脫得最晚的,一身臃腫地看著玉蘭樹,總覺得岔了季節。

      春天的天氣,也是愛使小性的,磨人,又善于筆鋒陡轉。明明昨天還是艷陽高照,暖得能把人融化,明天已是冷雨飛雪,著急在柜子里翻找羽絨服。就這樣冬一天,夏一天,冷暖不定,嚇退了許多花兒的踴躍。

      那天,又是陰風呼號,我裹緊棉衣在路上行走,天空蒼郁如鐵,大地平曠空蕩,路邊的樹還簡凈如畫,像涅槃的僧人,唯獨幾株白玉蘭,滿樹蒼白的花苞,在風中凌亂、顫抖。有的花瓣已經打開,卻像白色的鳥翼,被反復摧折。我看得感動了,在季節的岔路口,總有人猶豫,也有人徘徊,唯獨白玉蘭一腔孤勇,情深義重,傻得讓人心疼,也讓人起敬。

      一眾花兒里,桃花、杏花、梨花、櫻花、牡丹花,名字都帶花,像齊齊收到春的請柬,小字箋,粉紅色,別在衣襟上才端然出場,走紅毯似的,又矜持又炫耀。唯獨玉蘭,是一個女子的名字,文靜素雅,內心潔白熾烈。她不扎堆,不賣弄,卻愿意早早祭出生命里的白,開到把黑夜燃盡,把自己熄滅。

      其實,不管不顧地愛一個人,和單槍匹馬走進春天,結局相似,不過是朱顏辭鏡花辭樹,帶著一身傷黯然退場。一個內心過于潔白的人,很少有人能承受它的深情。索性愛時拼盡全力,離開時頭也不回,管它鶯鶯燕燕,紛紛擾擾,姹紫嫣紅。人生就是大鬧一場,然后悄然離去。這話是金庸說的,白玉蘭有俠氣,也是如此。

      小女兒喜歡在玉蘭樹下撿花瓣,那些花瓣大,厚實,捏在手里像一葉蚱蜢小舟,也好玩。還聽朋友說起過,把玉蘭花瓣洗凈,用雞蛋面糊裹了,放油里炸,脆、甜、香,形味俱佳?稍跎岬冒淹婧陀驼,玉蘭花從高高的枝頭落下,它的致命傷并不是摔傷,而是葉邊的一絲萎黃,它容不下自己有一點瑕疵。

      寧為玉碎。玉蘭性烈,終不會因循茍且。

      每年春雷一滾,驚蟄過后,泥土里的小蟲蟲們就開始四處奔走,用觸角互相打招呼,見面寒暄,大地陷入忙碌。等到桃花終于率先粉白登場,灼灼其華,杏花如云似霞,素衣勝雪,梨花、蘋果花、櫻花一夜之間鋪天蓋地、洶涌如海時,玉蘭枝頭已空,只剩半壁紛紜新綠。

      是該感念,佳人已去,萬物皆是她的影子。還是該感慨,眾芳喧嘩,而她是離春天最近、最靜、最溫婉的一朵。本來,浮生皆是客,也無所謂先后的,不過趕赴一場春天的約,于萬紫千紅里,書下自己的名帖,好不枉這輾轉輪回的一季?筛覟榛ㄏ鹊,敢站在寒冬路口等待的,敢于繁華時決絕轉身的,畢竟只有玉蘭啊!

      北方春短,有時甚至分不清春夏秋冬的界限,春天就被收編,在冷熱混亂中,完成歲月流轉。詩人商震說:“春季不會比一聲鳥鳴更長,再過幾天,花紅柳綠,而春天,又變成了紙上的懷想。”

      但如果由我在紙上懷想,我一定會畫一株白玉蘭,褐色的干,托一樹白璧花苞。有風,花朵傾斜,倔強,飽滿。然后,它們撲哧一笑,齊齊掌燈,照亮了春天的旅程。


    ( 編輯:tln )
    撕开老师的黑色丝袜,欧美大胸456在线观看,女教师?裕美の放课后在线观看
  • <bdo id="k662k"><center id="k662k"></center></bdo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