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bdo id="k662k"><center id="k662k"></center></bdo>
    2022年08月19日
    當前位置: 首頁 > 文化 > 伏牛 > 正文

    風從故鄉來

    來源: 發布日期:2022-04-27   打印

    □陳保峰

      對于故鄉,我時常有一種真實而又虛幻的矛盾感。曾經也寫過一些關于故鄉的文字,但是每次寫起,總會有些惴惴不安,擔心我的文筆過于稚嫩,不足以去觸碰那個神圣的稱謂。而那些熟悉又陌生的過往,又讓我又一次次去接近。于是在無數次的糾結中,我還是一寫再寫。我想,既然逃避不掉,還是應該去直面那些缺憾。

      昨夜,東風又起,吹落一地花開,驚醒了清晨的一場細雨,一闕小令敲響窗臺,在細雨中自顧自美麗著。目光所及之處,潮濕的詞根掉在窗臺上,濕潤了那個叫作故鄉的名字。心雨初晴,浮躁在文字里逐漸沉靜下來,一陣微風吹過,遠方在眺望里定格。當我展開春天那一刻,文字里祥云繚繞,一盞茶的時間,我的心已行走在回歸的路上。

      無數次想在腦海中還原故鄉的模樣,無數次在夢里找尋曾經的足跡。那些熟悉的老屋還在,狹長的小路,還是那么泥濘,任憑怎么努力,也甩不掉腳上的泥巴。沉甸甸的雙腳,執念著故鄉的牽掛,無論走多遠,腳底都粘著泥土的痕跡,周身都彌漫著故鄉的氣息。

      夕陽緩緩沒入深山,我一個人默默望著遠方,從城市的嘈雜中逃離出來,在這里遙望著故鄉,回味在故鄉的童年時光。城市的這條河流,也曾流經故鄉,可我卻感受不到故鄉的呼吸,正如在無數汽車的嘈雜聲中,聽不到故鄉的呼喚。時光流轉中,遙遠的記憶隨著時間走遠,多少次只能在夢里回到故鄉,回到那片難以割舍的熱土。

      記得有位詩人寫過這么一段話:“背起行囊,才知故鄉遺落在身后,才知故鄉越來越遠,這個時刻風從故鄉來,一路繁華落盡……”也許故鄉已是一堆廢墟,永遠也推不開那一道塵封的門,一磚一瓦的記憶,一草一木的情深,都是心坎上不能承受的重量。只有風,還是輕柔的模樣,帶著熟悉的味道,隔著一紙薄涼,踩著故鄉的腳印,一步步向我靠近。

      城市的夜漸漸深了,毫無睡意的我還在窗前佇立,遠處是故鄉的方向,忽然一陣風吹來,頓感爽朗。那一定是故鄉的風,不然為何如此親切,故鄉的風只有在深夜才會悄悄來到我的身邊,也許是這城市太過擁擠,故鄉的風始終找不到方向,只有在深夜等城市睡著了,她才躡手躡腳而來。如果真是這樣,我愿意每個夜晚與故鄉的風如期相約。

      “白月光,明晃晃,為娘穿件破衣裳。面條長,烙饃香,我兒考中狀元郎。戴紅花,騎高馬,誰人不把我兒夸……”這是記憶深處兒時的歌謠?傄詾榭邕^高山,越過大海,就能抵達故鄉的方向,也曾幻想把對故鄉的思念裝進漂流瓶,就能讓她明了我的心思。無奈一場春雨驚醒了一個夢。隔著遙遠的腳印,風從故鄉而來,她孤獨的背影,像極了母親的牽掛,那些失望背后的希望,凝結成一生都難改變的鄉情。

      此時,借著一輪月光,思念在花香中慢慢醒來,一如故鄉的凋零,一聲輕輕呼喚,浸透了故鄉的淚滴,一捧酸楚的獨白,連同自己一起留在了昨天。


    ( 編輯:wlh )
    撕开老师的黑色丝袜,欧美大胸456在线观看,女教师?裕美の放课后在线观看
  • <bdo id="k662k"><center id="k662k"></center></bdo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