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bdo id="k662k"><center id="k662k"></center></bdo>
    2022年08月19日
    當前位置: 首頁 > 文化 > 文化 > 正文

    小說是作家沉醉的記憶——三門峽作家非魚小小說簡論

    來源: 發布日期:2022-04-12   打印

      作者:楊曉敏

      小小說文體究竟能走多遠?或許要取決于兩個必要的生存條件:一是小小說能否不斷有經典性作品問世,以此來鍛造和保證它獨具藝術魅力的品質;二是在從者甚眾的寫作者中,能否不斷涌現出優秀的代表性作家,來承擔和引領隊伍成長進步的責任。只有這樣,小小說才會像一句廣告詞所說的那樣:心有多大,舞臺就有多大。

      2006年,三門峽作家非魚發表了小小說《荒》。一個人為躲避現代城市環境的喧囂,無奈去了荒島。不甘寂寞之余,只好叫來一個女人。爾后生子、拓荒、繁榮。最終又在自己千辛萬苦營造出來的現代化島國里,重新陷入種種與文明如影相隨的爾虞我詐、鉤心斗角,不得已再次逃遁,另覓下一個荒島。作者以犀利的筆鋒,剖開社會生活的截面,以清晰可鑒的年輪肌理,折射出社會進化史的縮影。

      只有美感叢生的語言質地能表達出復雜含義的好作品,準確地凸現作者賦予的寓意,讓人在閱讀中產生深層思考。

      《荒》的結構奇崛,題旨宏大,語言敘述張弛有致。作者把政治、社會、人生、環境等重要元素糅合在一起,反詰一個不絕如縷的古老命題。我們從哪里來,又要到哪里去?現代文明中如影相隨的腐敗、邪惡、貪婪、惰性、狡詐等,何以周而復始滋生不息?在不到2000字的篇幅里,作者能滴水見太陽,敢于在針尖上舞蹈,以精微的刺繡,繪出一幅社會進化的微型標本。這篇作品的發表,給作者帶來諸多榮譽的同時,也激發了作者更強烈的創作欲望以及寫作上的自信。

      非魚有著健全的知識結構和善于形而上思辨的頭腦,在選材、立意和語言表達上,都體現出別出心裁的獨特個性,尤其在編織故事上,能把形式上的形象思維和內在的邏輯思辨調理得并行不悖,從不局限于女性情感寫作的視角。此后,她以充滿奇思妙想的寫作姿態,連續發表了一系列類似“實驗性”的作品;蜥橅緯r弊,或開掘人性,或調侃生活,或關注民生等,什么都敢寫,什么都能寫,筆觸所及,多成佳品。

      《王小倩的腰》寫得意味深長,女主人公憑借聰明才智,在舉手投足間就捍衛了自己的尊嚴。作者觀察生活的能力,塑造人物形象的本領,顯得縝密細膩,游刃有余!稇n傷遠逝》寫人的氣質風度,敘述中調整人物關系的視角,闡釋自尊自信的重要性,語言有輕喜劇風格,沉郁中不乏幽默。

      《如果這樣》更像一個哲思小品,頗具哲學意味。一個日漸衰老的人回憶咀嚼往事時,竟發現在自己人生的一連串重要關口,都出現了選擇錯位。正因為這些麻木不堪,才使自己一生庸庸碌碌,平淡無奇。這個故事很容易讓人聯想起那首著名的《明日歌》:“明日復明日,明日何其多。”為什么會這樣呢?是惰性使然還是與懦弱的個性有關?或許每個人讀后會有一番思忖。

      2009年,非魚以參評作品《逃》《幸福生活》《憂傷遠逝》《如果這樣》《痕跡》《拯救》《誰會和我一起走》《棠梨一樹蔭》等10題佳作,獲得第四屆小小說金麻雀獎,頒獎詞寫道:非魚在真誠地打量生活,梳理生活,解構生活。表面上看,她是生活的旁觀者、書寫者,其實她在努力進入生活的內核,抽絲剝繭般地逼近本質,揭開或是還原生活的真相。盡管她的筆下,更多描述的是常態生活、常態人物,但她通過書寫蕓蕓眾生跌宕起伏或靜水微瀾的命運,用心在常態生活之間,尋找非常態的,甚至是變態的粗糲現實和人生遭際,而這非常態和變態,往往才是生活的真相。

      近年來,非魚對小小說文體的優勢與局限有了清晰的把握,加上文風日趨穩定,看得出來,她在選材上,一方面仍然堅持獨立成篇的寫作理念,繼續在千把字的篇幅里精雕細琢;另一方面開始注重寫作根據地的建設,在所選定的某一區域或某一特殊時段,有意識地選擇那些可以互補互動的物事,深挖內潛,構成同一大背景下的系列關聯,這一對小小說體量的另類擴容,增強了厚重感。于是,“觀頭村”系列和“河上有風”系列的出現亦屬應有之義。

      “觀頭村”應該是作者生于斯長于斯,少小離家如今回望的精神棲息地,有太多的故人(《喜鵲》《大巧巧》《五姑》)風物(《桐花開》《頂門杠》)等牽掛,一旦打開記憶,他(它)們就會紛至沓來,鮮活如初。這些人那些事,疊加在一起,復活了本來漸行漸遠的記憶。關于“河上有風”系列,作者說,市郊的黃河大橋,一頭連著城市,一頭是山村,橋下,是變幻的黃河。橋上各種運貨車輛來往山西、河南,橋面忙碌異常,總會有駐足橋上的人。這里成為濃縮的社會,城市、鄉村各年齡、各階層的人物出現,去尋找各自的命運。

      假如說“觀頭村”系列是一個“點”的聚焦,那么“河上有風”系列則是“面”的經營,顯得視野開放。作者經常徜徉橋邊,賞風景也觀察人,眼中風物心中詩,考驗著作者的即興、捷才與靈感的生成。每一個出現在橋上的人或者發生的事,都會稍縱即逝,有無可能成為作者筆下的選項,既靠瞬間的招徠眼球,也憑作者的內心觸動。

      如何寫好一篇小小說,非魚對此有著清醒的理解,她在一篇隨筆中寫道:細節選擇是小小說寫作的重要一環,必須是經典的、代表性的東西,它能夠迅速地反映人物性格。語言要準確,每一個詞都是不可替代的,可以起到以一當十的作用。語言的準確還表現在藝術的傳達,具有獨特性。營造適合主題的氛圍,讓小小說有意味,有回味,有繚繞的情緒,要一氣貫通,像流水一樣順暢,讀起來就會很舒服。

      非魚說:“在小小說的道路上,經歷的點滴都會被記憶封存,有一天,終會以別樣的形式出現在文章里,成為另一種記憶,一段一段,都是美好。我會在這樣的美好里,繼續沉醉。”


    ( 編輯:wlh )
    撕开老师的黑色丝袜,欧美大胸456在线观看,女教师?裕美の放课后在线观看
  • <bdo id="k662k"><center id="k662k"></center></bdo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