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bdo id="k662k"><center id="k662k"></center></bdo>
    2022年08月19日
    當前位置: 首頁 > 文化 > 文化 > 正文

    歷代詩人喜詠虢州三堂

    來源: 發布日期:2022-04-19   打印

      本報記者 劉書芳

      靈寶弘農澗河沿岸風景,歷史上的虢州三堂在今靈寶城區弘農澗河西。 資料圖

      前不久,記者到靈寶采訪時看到,弘農澗河碧波蕩漾,景色宜人,一泓清水為靈寶城區帶來了無限生機。今天的靈寶城區正是唐宋時虢州治所在地。唐宋時,這里有個非常有名的景點,叫虢州三堂,依河而建,在今靈寶城區弘農澗河西。據史載,虢州三堂是在唐開元初年,岐王李范、薛王李業二人為虢州刺史時所建!睹饕唤y志》載:“三堂在河南府靈寶縣舊虢州治內,唐岐、薛二王刺史時建,取人臣再三之義。”《國語·晉語一》載:“‘民生于三,事之如一。’父生之,師教之,君食之。非父不生,非食不長,非教不知,生之族也,故一事之。”三國時期的大儒韋昭注《國語》時說:“三,君、父、師也。”因此說“三堂”是取忠君、孝父、敬師之意。虢州三堂借助近山傍水之勢,亭臺樓閣、渚島湖溪一應俱全,種植有柳樹、竹子、荷花及各種花草,成為唐宋時期非常有名的風景名勝,幾代文人都在此留下了很多有名的作品。

      呂溫《虢州三堂記》

      唐朝呂溫《虢州三堂記》寫在公元794年至799年之間。從時間上看,呂溫《虢州三堂記》是記述虢州三堂最早的作品,對虢州三堂記述也比較系統。

      呂溫(771年—811年),字和叔,又字化光,唐河中(今山西永濟)人。他是中唐時期王叔文政治革新集團的重要人物,也是唐代中期一位有成就的文學家。貞元十四年(798年),呂溫進士及第。從創作時間等方面推測,呂溫進士及第后,從長安路過虢州時,身為虢州刺史的張式約請青年才俊呂溫撰寫《虢州三堂記》。該文開頭交代了虢州三堂修建的過程和意義,然后筆鋒一轉,描寫其四季景色之美:

      春之日眾木花坼,岸鋪島織,沉浮照耀,其水五色。于是乎襲馨擷竒,方舟逶迤,樂魚時翻,飄蕊雪飛,溯沿回環,隱映差池,咫尺迷路,不知所歸。此則武陵桃源,未足以極幽絕也。

      夏之日石寒水清,松密竹深,大柳起風,甘棠垂陰。于是乎濯纓漣漪,解帶升堂,晨景火云,隔林無光,虛甍沈沈,皓壁如霜,羽扇不搖,南軒清涼。此則楚襄蘭臺,未足以滌炎郁也。

      秋之日金飚掃林,蓊郁洞開,太華爽氣,出關而來。于是乎弦琴端居,景物廓如,月委皓素,水涵空虛,鳥驚寒沙,露滴高梧,境隨夜深,疑與世殊。此則庾公西樓,未足以澹神慮也。

      冬之日同云千里,大雪盈尺,四眺無路,三堂虛白。于是乎置酒褰帷,憑軒倚楹,瑤階如銀,玉樹羅生,日暮天霽,云開月明,冰泉潺潺,終夜有聲。此則子猷山陰,未足以暢吟嘯也。

      於戲!不離軒冕而踐夷曠之域,不出戶庭而獲江海之心。

      ……

      文章最后贊揚了刺史張式的政績,交代了寫這篇文章的原因。

      此文寫虢州三堂四季景色,采取賦的鋪排手法,春天時,處處草木花卉,色彩斑斕,將水映襯得五顏六色,小舟游蕩在湖中,魚兒在水中跳躍,曲徑通幽,美妙無比,如同走進武陵桃花源一般。夏天時,“石寒水清,松密竹深”,清幽無比,陰涼宜人。秋天時,秋高氣爽,月夜風清,又是一種景色。冬天時,“玉樹羅生”“冰泉潺潺”……

      《虢州三堂記》文章影響較大,明代孫緒認為范仲淹的《岳陽樓記》可能就受呂溫《虢州三堂記》啟發。

      韓愈與“虢州三堂二十一詠”

      元和八年(813年),大文學家韓愈寫了一組反映虢州三堂的詩。事情緣于他的好友劉伯芻任虢州刺史。劉伯芻到任一年多,盡職盡責,為虢州百姓免賦免糧,做了很多好事,把虢州治理得井井有條,于是才有時間對虢州三堂進行整修,增加了不少風景。接著就作21首詩對這些風景進行描述歌頌。這組詩當時在京師一下子流傳開來,很多文朋詩友爭相和之。韓愈與劉伯芻是好友,當然也不例外,就作了《奉和虢州劉給事使君三堂新題二十一詠》這組詩。

      其一《新亭》:湖上新亭好,公來日出初。水文浮枕簟,瓦影蔭龜魚。

      其二《流水》:汩汩幾時休?從春復到秋。只言池未滿,池滿強交流。

      其三《竹洞》:竹洞何年有?公初斫竹開。洞門無鎖鑰,俗客不曾來。

      其四《月臺》:南館城陰闊,東湖水氣多。直須臺上看,始奈月明何。

      其五《渚亭》:自有人知處,那無步往蹤?莫教安四壁,面面看芙蓉。

      其六《竹溪》:藹藹溪流慢,梢梢岸篠長。穿沙碧簳凈,落水紫苞香。

      其七《北湖》:聞說游湖棹,尋常到此回。應留醒心處,準擬醉時來。

      其八《花島》:蜂蝶去紛紛,香風隔岸聞。欲知花島處,水上覓紅云。

      其九《柳溪》:柳樹誰人種?行行夾岸高。莫將條系纜,著處有蟬號。

      其十《西山》:新月迎宵掛,晴云到晚留。為遮西望眼,終是懶回頭。

      其十一《竹徑》:無塵從不掃,有鳥莫令彈。若要添風月,應除數百竿。

      其十二《荷池》:風雨秋池上,高荷蓋水繁。未諳鳴摵摵。那似卷翻翻。

      其十三《稻畦》:罫布畦堪數,枝分水莫尋。魚肥知已秀,鶴沒覺初深。

      其十四《柳巷》:柳巷還飛絮,春余幾許時。吏人休報事,公作送春詩。

      其十五《花源》:源上花初發,公應日日來。丁寧紅與紫,慎莫一時開。

      其十六《北樓》:郡樓乘曉上,盡日不能回。晚色將秋至,長風送月來。

      其十七《鏡潭》:非鑄復非熔,泓澄忽此逢。魚蝦不用避,只是照蛟龍。

      其十八《孤嶼》:朝游孤嶼南,暮戲孤嶼北。所以孤嶼鳥,與公盡相識。

      其十九《方橋》:非閣復非船,可居兼可過。君欲問方橋,方橋如此作。

      其二十《梯橋》:乍似上青冥,初疑躡菡萏。自無飛仙骨,欲度何由敢。

      其二十一《月池》:寒池月下明,新月池邊曲。若不妒清妍,卻成相映燭。

      這組詩對刺史府三堂21處景色進行描述詠嘆,語言淺顯直白。由于韓愈在當時文藝界的地位和影響,這組詩在當時影響也比較大,其中不少詩藝術性較強。如《花島》這首詩描寫一座開滿鮮花的江中小島的美麗景色,卻并未正面描繪,而是通過細微的觀察、敏銳的嗅覺以及豐富的想象來加以表達,構思甚為奇特,極具藝術效果。蜂蝶采花,本為自然現象,但這里用“去紛紛”極言其多,且都飛向同一方向,可見某一地方對它們的吸引力之巨大,已暗點“花島”的魅力。之后,詩人順著蜂蝶飛去的方向,調動嗅覺,頓時感到撲鼻的香氣隔著寬闊的江面傳送過來,香氣隔岸可聞,可見花香之濃郁,而由花香之濃郁,又不難想象繁花之茂盛。一句視覺,一句嗅覺,雖未直接展示花島,卻足以撩動讀者的向往之情,也足以調動人們的想象力,急于一睹美景的人們自然要爭相打聽其具體方位。那么,這花島究竟在什么地方呢?詩人給出的答案是“欲知花島處,水上覓紅云”。“水上”是花島的地理位置,“紅云”則指出了花島的隱約所在。因為隔著寬闊的江水,無法看清花島的真面目,只是隱約可見遠方似有一片紅色的云彩,那就是花島的具體位置。遠望如紅云,則近處足可見其花之繁盛。一句輕松的指點,給讀者以啟發,從而進一步激發人們的想象,詩的意境也就更為深厚。全詩短短20字,且平白如話,卻包含著曲折的心理歷程,給人以豐富的想象和雋永的回味,極具匠心。

      韓愈寫這組詩看似在和劉伯芻之詩,其實是在無形中贊賞劉伯芻政績。他在詩的序中這樣寫道:“虢州刺史宅連水池竹林,往往為亭臺島渚,目其處為三堂。劉兄自給事中出刺此州,在任余歲,職修人治,州中稱無事……”顯然看出,其寫的真正意義。

      在韓愈的推介下,虢州三堂更是為世人所知。

      賈島韋莊詠嘆虢州三堂

      作為韓愈的朋友,賈島有機會也到虢州三堂看看,看了之后,激動不已,提筆就寫下這首《題虢州三堂贈吳郎中》:

      無窮草樹昔誰栽,新起臨湖白石臺。

      半岸泥沙孤鶴立,三堂風雨四門開。

      荷翻團露驚秋近,柳轉斜陽過水來。

      昨夜北樓堪朗詠,虢城初鎖月裴回。

      詩中對虢州三堂進行描述和贊美,虢州三堂的樹、草、湖、臺,河岸、沙灘、孤鶴、荷花,古柳、斜陽、樓臺、老城,處處風景優美,讓人心動不已。詩作用典不多,直白易讀,朗朗上口,從傍晚寫到月夜,從斜陽寫到秋月,景色宜人,美不勝收。

      唐末著名詩人韋莊,寓居虢州,一有時間就到虢州有名望的地點游玩,虢州三堂自然不會遺漏,寫了《三堂早春》《三堂東湖作》等篇。其中《三堂早春》寫道:

      獨倚危樓四望遙,杏花春陌馬聲驕。

      池邊冰刃暖初落,山上雪棱寒未銷。

      溪送綠波穿郡宅,日移紅影度村橋。

      主人年少多情味,笑換金龜解珥貂。

      “危樓”指高樓。“金龜”,唐代官員腰間的一種配飾。“珥貂”,古人冠上的配飾,二者代表高官的身份。

      該詩的首聯描寫三堂早春景色。詩人前去拜訪友人,在高樓上倚欄俯瞰,一望無際,阡陌縱橫,杏花綻放,春色盎然,遠處傳來馬嘶的聲音。頷聯寫景由近及遠,早春季節,乍暖還寒,池塘邊的寒冰開始融化,而遠處山上的積雪還沒有消融。頸聯描寫三堂的美景,由下及上,在庭院旁邊的溪水,綠波蕩漾,穿堂而過;溪上小橋的影子,在陽光的照耀下,隨著時辰變換,非常優美。詩人運用通感擬人的修辭手法,動靜結合,狀物傳神,形象生動,非常有情趣。尾聯大意為:友人年少風發,并且通情達理,因為詩人還是白衣(韋莊此時還未做官),主人為了不讓客人窘迫尷尬,便摘掉貂尾冠,換掉金龜袋,以示真誠相待!度迷绱骸愤@首詩寫景從上及下,由近及遠,動靜結合,描繪細膩,用詞妥帖,尤其是“溪送綠波穿郡宅,日移紅影度村橋”,狀物傳神,堪稱佳句。該詩寓情于景,情景交融,既描寫了三堂園的優美景色,又表達了主人的好客之情。

      韋莊的《三堂東湖作》也非常有名:

      滿塘秋水碧泓澄,十畝菱花晚鏡清。

      景動新橋橫蝃蝀,岸鋪芳草睡鵁鶄。

      蟾投夜魄當湖落,岳倒秋蓮入浪生。

      何處最添詩客興?黃昏煙雨亂蛙聲。

      詩中“蝃蝀”(dì dōng)是長虹的別名。此處是說,橋如長虹臥波。“鵁鶄”(jiāo qīng),水鳥名,即池鷺。“蟾”,蟾蜍。古代神話月中有蟾蜍,故稱月為蟾。

      此詩是寫三堂傍晚的景色。詩人根據自然環境,用明白曉暢的語言遣詞造句,寫出眼中所見和心中所感,以真切的情意來牽動讀者的心靈。作者以湖面為中心,將湖上、岸邊、天上、四周的自然景物都組織在一起,匯集到湖中,成為活潑、優美、迷人而又寧靜的一潭。此詩結構新奇,在自然流利的筆調中,暗寓著章法上的精心安排。用字準確、生動,全詩音調響亮。詩中的動詞,如“動”“橫”“鋪”“投”“落”“倒”“入”“生”等,使本來靜的景物有了動勢,也使本來各不相干的景物相互融為一體。形容詞“澄”“清”“亂”等,也恰到好處,例如用“亂”字來形容群蛙自由合唱的聲音,真是惟妙惟肖。從中也可見作者熟能生巧的文字功底,他調動多方面的藝術手段,把東湖的自然美景表現得極為生動逼真,一片閑適之情,充溢于字里行間,令人神往。

      到了宋代,三堂已成為久負盛名的歷史古跡,是文人墨客游歷題詩、士人們朝思暮想的絕好去處。蘇軾在很多文章中對此進行贊美。特別是《上虢州太守啟》:“切以弘農故地,虢國舊邦。周分同姓之親,唐以本支為尹。富庶雅高于二陜,鶯花不謝于三川。韓公二十一篇,風光咸在;賈島五十六字,景色如初。”極力稱贊虢州三堂。(本報記者 劉書芳)


    ( 編輯:wlh )
    撕开老师的黑色丝袜,欧美大胸456在线观看,女教师?裕美の放课后在线观看
  • <bdo id="k662k"><center id="k662k"></center></bdo>